下载阳光钱柜 白居易和元稹的友情,其实是中年人的悲剧

2020-01-09 15:32:26

下载阳光钱柜 白居易和元稹的友情,其实是中年人的悲剧

下载阳光钱柜,一、

公元806年,一个很平静的年头。

28岁的元稹来到长安,参加朝廷举办的“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”考试,希望能给仕途添把火。

这是专门考察吏治的制科考试,一旦成功就算进入升官快车道。

15岁就考中明经的元稹,对于读书考试极有心得,一举考中第一名,被授予左拾遗的官职。

左拾遗只是7、8品的小官,这种小官在长安不算什么,扔块砖头能砸死一堆,但工作性质很特殊:

专门给皇帝挑毛病。

很多同僚都在混日子,趁在皇帝身边工作的机会,赶紧拍马屁捞资本,为以后的飞黄腾达铺路。

元稹却当真了。

他真的以为,皇帝是请他来挑毛病的。

不过元稹并不孤单,不久后,办公室就迎来一位新同事,他叫白居易,年纪比元稹稍微大点,已经35岁了。

白居易和元稹同时参加制科考试,只是成绩稍微差点,到周至县做了一段时间县尉,就被调回长安做左拾遗。

从此以后,办公室里基情满满。

元稹和白居易组成cp,不停的帮唐宪宗挑毛病......不管什么事都要管,不论什么话都敢说,没有年轻人不敢得罪的人。

在8小时工作以外,元白cp主动参加996,利用业余时间写诗弥补工作的不足。在他们看来,诗歌是另一种劝谏的途径。

他们决定搞一种新乐府,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这种题材的诗基本以讽刺现实为主,力求用简单粗暴的语言,击中社会热点和读者痛点,达到惊醒皇帝和世人的目的。

比如白居易。

有计划的写了《卖炭翁》、《杜陵叟》、《秦中吟》等等,把社会上的婚恋、交友、房地产、官员不愿退休、追求奢侈品都怼了一遍。

元稹更是大喷子。

写过“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”的李绅,寄来20首新乐府诗,元稹马上提笔响应,写下《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》。

这些乐府诗是说什么呢?

《阴山道》是批评唐宪宗外贸政策的:“年年买马阴山道,马死阴山帛空耗。”

《胡旋女》是用唐玄宗的教训告诫新皇帝:“天宝欲末胡欲乱,胡人献女能胡旋。旋得明王不觉迷......”

其他的也基本是这种类型,喷的唐宪宗想到元白cp就发愁。

而且元稹很傲娇,唐宪宗不召见的时候,他也要上书向皇帝质问:“言官谏臣是朝廷的助手,您怎么能不见我呢?”

唐宪宗只好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。

那些年,白居易和元稹一起聊社会、努力喷皇帝和权贵,他们以为此时是最好的时代,足以承载他们重建大唐的理想。

志同道合的元白,成为大唐最好的基友。

二、

慢慢的,元白cp得罪了很多人。

唐宪宗骂白居易:

“白居易小子,是朕拔擢致名位,而无礼于朕,朕实难奈。”

权贵也忌惮元稹,把他赶出长安去做河南尉。什么针砭时弊、什么致君尧舜,丰满的理想怎能拧过骨感的现实。

公元809年,朝廷任命元稹为使节,到东川考察案情。这段历史往往被桃色新闻掩盖,人们只记得他和薛涛姐姐的恋情。

其实元稹做了很多事情。

他先考察了任敬仲的案情,又报告节度使严砺以权谋私的不法行为,最后还向朝廷上奏88家的冤情。

88是很吉利的数字,可并没有给元稹带来好运。

第二年,河南尹房式犯罪,他又满嘴开炮,把房式喷的体无完肤,甚至利用职权把房式拘押到御史台。

小小的元稹,居然如此目无朝廷,简直反了。

皇帝看不顺眼、宰相不喜欢,做为元白最坚定的敌人,太监更是对他们讨厌至极。

在奉诏回京的路上,元稹在驿站住了一夜。

按照规定,谁先到就可以住正房,后到的则住在偏厅。元稹进入驿站的时候,基本没什么人,于是大大咧咧走向正房。

没想到,半夜来了一群太监。

别看太监的身上少点东西,可晚唐的太监掌握禁军,凶巴巴的。

元稹本来睡的正香,太监头领仇士良根本不管,派人踹开房门,让元稹赶紧把豪华雅间让出来,滚去寂寞孤单的偏厅打地铺。

一介书生,哪里争的过太监?

元稹想讲道理,只换来太监刘士元的两鞭子......嗯,抽在脸上。

“呵呵,你不是牛逼嘛,写诗啊写文章啊喷啊,硬的过大爷的鞭子吗......以后注意点,小心你的狗命。”

元稹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书生,多骄傲的人啊,却连太监的马鞭都打不过。

大概也是那几年,给他生了6个孩子的原配夫人韦丛去世,伤心欲绝的元稹写下著名的《离思五首》,其中第四首是这样的: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事业和家庭都曾给他带来希望和温暖,如今却又全部离他而去,这一刻,元稹心如死灰。

不久后,元稹被贬为江陵士曹参军,卷起铺盖来到远离中原的湖北。

走出城门时,他抬头看着巍峨的长安城,有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:

“我还会回来的。”

几年后,由于差不多的原因,白居易也被贬为江州司马。

他们同时得意、又先后落魄,对彼此的信念了如指掌,又能对彼此的遭遇感同身受。

可谓同是天涯沦落人。

三、

正是因为志同道合和共同阅历,元白在工作之外,私人的感情也非常好。

母亲去世后,白居易回到河南老家丁忧。

家里本来就穷的叮当响,猛然又失去收入来源,白居易的生活苦巴巴,估计是和元稹吐槽了一下,结果马上就收到来自江陵的温暖。

元稹不仅给他写信,劝白居易不要愁苦,好日子终究会来的,一定要努力“加餐饭”坚持住。

还给他寄来衣服和江南土特产,并且到把多年的积蓄找出来,给白居易转账20万钱。

这种患难与共的感情,别人酸成柠檬精。

公元815年,元稹调任通州司马,刚到地方不久,就听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。

由于旅途劳顿和水土不服,他得了疟疾,已经住进通州医院的icu病房,请专家会诊了。

可听到白居易被贬的消息,忍不住悲从中来。

那个寒冷的夜晚,屋里的油灯即将熄灭,虚弱的元稹挣扎着爬起来,提笔写了一首诗:

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
感人不?

元稹和白居易的关系很好,听说朋友被贬,当然想到自己5年来的凄凉,不禁为他不值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看到坚持多年的事业崩塌了。

这种精神上的打击,比仕途不顺更让人无力。

此后,元稹不停到虢州、同州、越州任职,白居易也走过忠州、杭州等地......不论多远,他们始终没有中断联系。

他们互相勉励,互相思念。

白居易曾说“朝朝宁不食,日日愿见君”,嗯,哪怕每天吃不上饭,也希望能见到好兄弟元稹。

为了缓解思念之情,白居易随身带着元稹的诗集,下班回家就在油灯下苦读,读到眼睛发痛也舍不得放下。

对于白居易而言,看到那些油墨笔迹,就像元稹坐在身边一样。

他们可以豪情万丈的纵论天下。

四、

公元820年,唐宪宗去世了。

他用15年时间中兴大唐,却由于局势复杂,始终不愿意铲除太监势力。

唐宪宗时代,最有势力的太监是吐突承璀,元稹和白居易的多年贬谪,很大程度是拜此公所赐。

吐突承璀屡次担任禁军中尉,权力大的一塌糊涂,他作威作福依然不知足,还想拥立澧王李恽为太子。

毕竟拥立之功是最大的。

就在弥留之际,梁守谦、王守澄等太监害死唐宪宗,共同拥立太子李恒继位为帝,这就是唐穆宗。

唐穆宗登基后,一想到吐突承璀,就恨的咬牙切齿。

“这个王八蛋,差点把朕的皇位都搅黄喽。”

于是,唐穆宗找机会干掉吐突承璀和李恽,并且大力提拔被死太监迫害的人,比如元稹、白居易。

呼,多年贬谪流放终于结束了。

太虐心了。

回到久违的长安,看着巍峨的大明宫,曾经在这里工作的元稹和白居易,早已不是当年的愣头青。

白居易已经49岁,元稹也42岁了。

人生走过中年,他们不再写过火的诗句,也不再随便怼人,而是吟诵起风花雪月,管好自己的生活。

那些年轻时看不起的诗句,白居易玩的很溜。元稹只做了3个月宰相,就因为牛李党争而罢免。

他们知道人力有时穷尽,也不再关心天下大事,只好在其位谋其政,尽力做好身边的每一件小事。

人生走到此时,才算是活通透了。

所谓家国天下,不是靠几个人的一腔热血就能改变的,而是每个人都做好身边的小事,然后交给时间和岁月。

凡是自诩盖世英雄的年轻人,终究会被生活教做人。只是通透的中年人,早已失去睥睨天下的锐气。

在当时的朝堂上,李德裕是李党领袖,和元稹的关系极好,他们和李绅合称“三俊。”

公元830年,牛党领袖李宗闵当权,元稹再次被排挤出长安,到湖北担任武昌军节度使。

第二年7月,暴病而亡。

五、

元稹去世后,白居易哭的撕心裂肺,亲自写了墓志铭。

相伴26年,料理后事是应该的。

真正让人感动的是在9年后,当一份感情中的人已经去世9年,回想起来依然痛哭流涕,那才是真爱。

晚年的白居易生活在洛阳。

他的生活很简单,和刘禹锡写写诗,和高僧念念经,在外人看来,基本是安贫乐道的坊间大爷。

如果有人问“马冬梅家在哪里”,他都要仔细问几遍马什么梅。

可就在840年,69岁的白居易做了一个梦。

白居易梦到去世9年的元稹,梦中的元白依然是青春年少的模样,他们写诗、怼人、贬谪、思念......

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才是元白一生的精华。

梦醒后,白居易长叹一口气,拖着老迈的身躯走到书桌前,舔了一下毛笔,缓缓在宣纸上写下一首《梦微之》:

夜来携手梦同游,晨起盈巾泪莫收。

漳浦老身三度病,咸阳宿草八回收。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
阿卫韩郎相次去,夜台茫昧得知不。

你走了,我也老了。

当年以天下为己任的少年,如今却阴阳两隔,那些岁月早已不能再回头。

尤其是那句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”,说的很凄凉......每次读到这句诗,我都会想起南宋刘过的《唐多令》:

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
岁月终究老了英雄。

随机推荐

回到顶部